招聘老板娘,条件怎么能喝赢老板

五一小长假,瓦片和好朋友舟舟提前翘班踏上北方小城古镇。

舟舟是个没有定力的人,原本在公司受了总监的气,就死皮赖脸的跟着瓦片上了火车。

她们坐了十三个小时的火车,又坐了四个小时的客运。舟舟受不了了,一路昏昏沉沉的睡觉,终于在早上十一点到达古镇。舟舟还来不及观看周围古朴的北方建筑,插着腰,说:“我是疯了才跟你来,瓦片我好想回家啊~~~”

瓦片看一眼舟舟,自己都有点吃不消,更何况是舟舟呢?平时最懒,最嫌麻烦的人,瓦片无奈又耐心抚着她的后背说:“好吧好吧,咱们先去找到民宿吧。”

瓦片原本定好了这儿的民宿地方,现在只要找到就行,她和舟舟也没带多少行李。

舟舟说:“瓦片,你为什么想来这儿啊?”舟舟想起之前问她为什么要来这儿时,瓦片说不为什么就四处走走。舟舟想也许是因为她之前在北方上大学,所以对北方有特殊感情吧。

她们赶车也累了,正值中午太阳刺眼,就在民宿的大土抗上睡午觉。

这一觉睡到大下午五点过。

舟舟醒来还调侃说:“说着出来玩,结果两人换个烧钱的地方睡大觉,哈哈哈。”

瓦片在厕所里,梳着自己的头发,听着舟舟的话也不免大笑,反驳道:“你还好意思说,是谁一路上都说累,拖累了我。“

“你去死吧!”舟舟推门进来,看着瓦片还在磨蹭,就开始催:“别化了,够美了!”

瓦片和舟舟是高中同学,大学后很少联系,反而是四年前开始进了同一家公司,才开始更熟路起来。

一直到快七点两人才出门。

古镇上,人来人往,接踵而至,道路两旁的商店都灯火通明,尤其是每家每户屋檐上的大红灯笼,将这条大街照得格外好看;都是古色古香的房屋建造,高高的梁柱,古朴的琉璃瓦,还有房屋两旁的石狮子;在人群中,有穿着当地衣服的巡演者,逛街的人群,走在古镇的街头,清风徐来,让人特别安心。

舟舟恢复了平时的玩乐,大抵是一直生活在南方的人,见着很多东西都很新奇。大把小把买了许多零食和小玩意。

七拐八拐的走进小巷,有悠闲走过的游客,有当地的居民,坐在大门外,吹着凉风,聊着天。

走过一条繁华街,又拐进安静的小巷,瓦片觉得这种感觉真复杂,时而热闹喧嚣,时而静谧怡人。

零零碎碎的吃着,不停的逛着,瓦片提议该找个地方坐坐。

“诶,这儿好像不错,你看哪儿,”舟舟说给瓦片听,用手指向一块定在门旁的木板:“‘本店招聘老板娘,条件--喝过老板’,听上去不错哦,走走走,去看看,喝酒嘛,我们都挺擅长。”舟舟一边邪笑一边扯着瓦片进去。

那可不是,四年前她俩能被同时招进公司,最重要的一点不就是能喝嘛,所以外联部,喝也是一大特长。

舟舟和瓦片在酒吧待了快一个小时,也没看见有人找老板拼酒。一时好奇就借机问问一位服务员。

“姑娘第一次来我们这儿吧,这要是每天都有人来拼酒,我们老板还活不活了,不过前来的很多都是男人,喝着喝着就成了朋友,真有敢挑战我们老板的女人,还是有限的,做生意嘛。”

“哦,懂了。不过要是真有人喝过了你们老板,他真就娶了。”舟舟若有所思的问。

“嗯,这是我们店的规定,真不是我们吹,要喝过我们老板的人,尤其是女人,真没有。”

“好,我赌了。”

原本坐在凳子上,好似没什么存在感的瓦片突然发声,吓着了服务员和舟舟,舟舟立马由意外转向看好戏凑热闹的趋势,对着瓦片说:“真的?!哇,想想就很刺激,你还是和高中时候很像,就是这么叛逆,好让人喜欢,不过你确定?,要是你突然嫁人了,我还活不活了。”

舟舟说得一脸花痴,崇拜的样子,却又有几分担心。

一瞬间,酒吧就跟炸开了锅一样,纷纷涌了过来。

服务员把老板叫出来以后,酒吧里的人纷纷欢呼,鼓掌,店里的红红绿绿的灯光,变成了半间屋子柔和的灯光。

出来的老板,穿着麻布短袖和舒适的半截牛仔裤,还有没有剃干净的络腮胡,凌乱的头发,看上去整个人慵懒,却眼带着光。舟舟原本以为会是个失意文艺、放浪不羁青年的形象,看着他出来时,凑在瓦片耳边说:看上去还是有点顺眼,却又有点碍眼呢。

老板看着瓦片走来,一坐下就说:“上酒。”

没有寒暄,没有问好,没有介绍。两人就开始自顾自的喝起来。

舟舟心里知道瓦片酒量没得说,这几年她谈过的案子,喝过的酒,基本上万无一失,所以一直被公司看好,甚至有人说只要在酒桌上,没有瓦片谈不下的案子。

而对于老板,舟舟一定知道不是个省油的主,所以她还是比较担心瓦片,但转念一想喝过了也不见得是好事。

短短一个小时了,两人后面的桌子上摆着势均力敌的酒瓶子,看客从一开始的欢呼,变成默默的观望,而且酒吧围拢越来越多的人。

瓦片突然笑着说:“换白的。”

老板笑着点头说:“看来,今天遇见对手了,姑娘就真的相信门外写的,做老板娘?”瓦片没有说话,微红的脸庞,笑着的目光看着老板,也不做任何解释。

“上白的。”

舟舟在瓦片耳边小声的支吾:“差不多就行了啊,别逞强了。”

白的酒焦灼着人的喉咙和心肺,也烧着看客激动的神经。

一杯一杯,两个人紧紧追赶,互不相让。

舟舟却觉得这不是喝酒的事了,简直就是有什么新仇旧恨一样。一方面担心瓦片纯拼酒伤身体,一方面由觉得局势有点控制不住了。

白酒开始喝得慢了,但是也是一杯杯的喝尽。两人都开始反应迟缓,恍恍惚惚,却又感觉还是清醒的,舟舟还没见过瓦片这样,开始东倒西歪的,平时有多少人希望她喝多,她硬是让自己清清醒醒,不让人占一点便宜。

最后,老板说:“好了,我认输。”

一时间,整个酒吧开始突然沸腾起来,所以一时间门外的话要作数了吗?

“老板娘!老板娘!老板娘!......”

“求婚!求婚!求婚!求婚......"

看热闹的人开始静下来,老板也开始缓过来,而只有瓦片半趴在桌子上,目光呆滞。

“你敢嫁给我吗?”

老板话一出,整个酒吧都炸起来,连门外的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,挤着脑袋往里看。

很久,所以人都在等着瓦片的回答,瓦片突然跌跌撞撞的站起来,舟舟立马去扶她,瓦片看着老板,目光涣散的说:“原来,让你说一句愿意娶我也不难,王,子,东。”说完就开始在舟舟怀里,微微闭起眼睛没有再看向他。

酒吧里因为等待瓦片的回复变得安静,也因为瓦片的回复又变得如同晴空里突然下起绵绵细雨,还打湿了帆布鞋,天空突然下雨变得情绪低落,又因为打湿鞋子又加上些许的忧愁。

瓦片在舟舟怀里,看着头上别出心裁的灯饰,说:“来不及了,五一一过,我要结婚了,这顿酒算你的吧,不见。”然后在舟舟的搀扶下,走出了”等一个人酒吧“

她一直知道“等一个人酒吧”,哪怕他们五年多不见,她知道,后来她离开,他来到这儿开始经营酒吧。

瓦片走后,服务员打发了看客。早早收工。

留下王子东一人还在原地,这些年来,“等一个人”是大学时一起来旅行他们来过,那时候还不叫“等一个人”,后来,毕业,他们分手,她最好的四年都是和他在一起,可是他不想结婚。后来,瓦片走了,他来到这儿,机缘巧合盘下这间酒吧,对于招聘老板娘不过是一个噱头,而且他最擅长也是喝酒,曾经她一心想要嫁给他,可是他一心想要尝尽生活的烈酒。

从前也不乏有厉害的女人挑战他,可是他总是越喝越清醒,可是今天从看见她开始,他就乱了,越喝越迷糊,越喝思念来得越猛。

所以,他投降,他认输。

可是,瓦片没有给他机会,当初他自己没有给自己机会,当初他也没有挽留她。

王子东追出酒吧,依旧灯光辉煌的街道人来人往,王子东满身的酒气,晃晃悠悠的身体,踉踉跄跄,摔在地上,周围走过的行人看见这个奇怪的醉鬼纷纷绕道。人太多,他找不到她了,他也很累,看不清她在哪儿,走不稳的他只有躺在街上,睁不开眼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。

原来有得人始于情深相念,终于缘浅不见。


上一篇
没有了
下一篇
没有了
  • 版权声明: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,2018-10-04发表于 酒吧招聘栏目。
  • 转载请注明: 招聘老板娘,条件怎么能喝赢老板| 酒吧招聘 +复制链接